日期:2019年11月15日
时间:14:00-16:00
地点:山东省青岛西海岸新区
嘉宾
孙捷先生,国家特聘专家、同济大学教授、大赞当代美术馆馆长
何甫博士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文化、传播和教育参赞
Henny van Nistelrooy先生,荷兰当代艺术家
陆新建先生,中国当代艺术家
Ben de Lange先生,荷兰当代艺术家
尹雪香女士青岛中纺亿联时尚产业投资集团 产业发展与服务中心总监

11月15日下午,由青岛市商务局、青岛市文化和旅游局、青岛西海岸新区管理委员会主办,西海岸大赞当代美术馆等协办的青岛西海岸中荷设计创新中心项目启动仪式暨“荷兰之灵”中荷设计艺术与时尚产业高峰论坛活动,在西海岸新区开幕。

荷兰是欧洲文化和金融中心,其中时尚创意产业是荷兰的优势产业之一。数百年来,荷兰的艺术人才和创意思维不断涌现,在全球范围内带来深远影响。才华横溢的大师,如伦勃朗和梵高,当下国际知名的荷兰大师还包括时装设计师Viktor & Rolf、建筑师Rem Koolhaas、插画师Dick Bruna和室内设计师Marcel Wanders等等,这些标志性人物是荷兰设计优势的最佳体现。
青岛是一座开放、现代、时尚、活力的国际名城,地理位置优越、文化、经济等综合资源优势明显,近年来青岛在影视、文化旅游、智能技术、时装等行业得到了快速发展,为文化时尚产业的跨越及领域细分达到国际水平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在设计艺术与时尚创意产业的融合发展方面,荷兰时尚产业的发展模式对青岛市有良好的借鉴作用;同时,以青岛为代表的中国新兴城市艺术与时尚消费需求,可以为荷兰时尚产业提供巨大的潜在市场机遇。

讲座 | 博德朗:《叠加架构:超级策略》

“叠术”
“叠术”是博德朗先生的机构名称,它首先是定位“自己是谁”?博德朗先生的主创团队大多来自于荷兰,但是也有亚洲的基因。所以他们将荷兰的前卫大胆,和他们认为的中国乃至于亚洲的感性元素相结合。“叠术”意味着不同的结构相互叠加,他们在开展项目时的主要策略就是去强调材料的质量和质感。“Micr-O”
“Micr-O”这个项目位于杭州西部的“太阳公社”中。“太阳公社”是通过农民留驻建设家乡和吸引城市居民下乡体验生活来振兴乡村的机构。博德朗的团队受到邀请,在“太阳公社”中设计了社区营地。“Micr-O”距离杭州市区有两小时的车程,所在的山谷之前有很多的坟墓,所以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地选择中,很多人都对于“Micr-O”抱有着极大的兴趣,并且关注着项目的进展。博德朗表示:“我们渴望在山谷里面营造出‘微社区’,我们认为这样可以带来机会,从而振兴这个乡村地区。”项目开始时,博德朗的团队首先进行了实地考察,并进行了一系列的分析。根据地形分布,在不同位置布置了6个帐篷,这些帐篷构成一个整体,带来开放的社区感。每个帐篷所采用的技术也不同,其中最大的柱子有两米多长。这些帐篷的柱子采用的松木是当地老房子里面回收的老松木,他们把这些材料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帐篷的各种结构。山谷中有一条非常美丽的河流,他们的项目被当地人们称为“白房子”。“Micr-O”不会在整个环境当中显得非常突兀,他们将整个建筑营造出一种跟周围环境相融合的感觉。

CO·贰装置

CO·贰装置”叠术”建筑受邀为燕京里社区的庭院内设计CO▪贰装置,他们希望能够设计出更多的层次,通过视觉感受和听觉感受来提高人对居住环境的感知,人们也可以在每一层之间自由的穿行。

The Re-Veil Changzhi
The Re-Veil Changzhi项目是在一个100万平米的旧工厂上进行改造。原本策略是将这个区域的工厂全部拆除,原址上重新建立起一个新的区域。这也意味着会带来很多的改迁工作,博德朗的设计团队,认为不应该这样做。他们从整体规划入手,使客户相信要继续保留原本的工厂。就像北京的798艺术园区,保留原本的建筑特点,增加更多功能,实现利益最大化。最后他们选择保留了厂房的特有元素,融入当代建筑设计,让老厂房转型为“文化创意园”。这个项目也让他们赢得了2018年DFA(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环境设计银奖。

博德朗认为,作为设计师,必须要充分发挥自己的创意能力,必须要提出更好的战略。必须要与客户共同进行讨论,思考,提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同时要突破传统的局限。

讲座 | 陆新建:《城市》

“城市基因”
“城市基因”是通过谷歌地图完成的抽象城市绘画,有北京的故宫、后海、长安街。当你不想看东西的时候,这就是一张抽象的画,但当你想看的时候,会慢慢找到里面很多的东西。这幅图片是艺术家跟着地图一笔一笔画出来的,这个在某种意义上还是很具像的。图中描绘的是洛杉矶,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这些颜色是根据什么来身选择的?艺术家的诠释是,会通过城市、国旗的颜色去选择色彩。在中国,北京是选择红色和白色,其他的城市会用其他的颜色去表现,比如上海会用多色区表现它。旧金山是阳光城市,会用橙色为底色。

城市经纬
上海很特别,城市里有很多高架,车辆川流不息,艺术家想要表现新兴城市的活力,大楼、立交桥,还有城市的速度。在创作这个系列作品的时候,艺术家并没有定义颜色,而是按照自己的印象去理解。

倒影
倒影是陆新建的新作,表现了建筑和水的关系。

讲座 | 亨尼·范尼斯特鲁伊:《设计中文化的价值》

亨尼先生是荷兰人,成长、学习于此,并获得了一个设计学士的学位。之后他去往伦敦进一步深造,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去了北京。自2012年开始,亨尼先生工作主要是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设计工作室,另一个是两年前开始的家具品牌noord(意为“北”)。noord主要进行家居和创意设计,同时帮助客户进行新品牌的设计。

他们团队认为设计中文化的价值非常重要,是因为文化当中有很多的元素,而且每天用的元素中都有一种文化认同,这些元素可以用来创造新的事物。所以在创造新事物时,可以将这些元素应用其中,带来一种文化感。另外非常重要的是,源于亨尼先生在不同国家居住过的经验,他认为需要发展本土的一些传统。所以这个事情就变得不那么简单,当他拉着行李箱去到一个新的国家,应用他过去学习的东西,然而并不是这样的。相反的,需要从当地的传统当中学习并获得一些新的想法,所以他的团队非常注重依靠本土的传统来发展新的设计。

当地的手工艺对可持续发展和设计非常重要,很多的工艺都是在工业前时代发展起来的,所以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从中发掘出来,也可以重新加以应用来适应当代的生活。所以他也同时将独特的设计结合在产品当中,为了让其作品更独一无二。

马扎
在亨尼刚到北京时看到马扎时他认为马扎非常实用、便宜,人们在大街上可以很方便地用到它。同时它包含一些社会的属性,所以他认为马扎非常有趣。然后亨尼对其展开调研,并且发现它贯穿了中国整个的家居发展史,这些研究让亨尼的团队得到了非常实用的线索。
在刚开始时,亨尼只是想做一个实验性的东西,做了一些木制支架和编织物,并设计不同的图案。马扎是在北京国际设计周(2014)上发布,并做了一场“喜福会派”实际上这是一个派对商店,大家可以在这里进行一些社交活动,同时展示他们自己的作品,这个事情对他的团队来说非常令人振奋,因为这次活动让他们的设计为人们所认知,同时人们对他们的作品也非常的感兴趣。现在他的团队发展出更多不同的系列,还开发出一些包装,但是他们依然在制作并且售卖这些马扎。他的团队得到了客户们很多正向的反馈,包括经销商、零售商。他们也开展了工作坊活动,让人们亲自来制作和编制属于他们自己的马扎,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让人们通过传统手艺变得更加地接近彼此。

汉服沙发
一直以来,亨尼都对汉服深感兴趣,因为他认为这种样式无论是在中国,还是整个亚洲都非常具有辨识度。汉服的简洁外形是它非常显著的特点,所以他使用这个灵感来包装家居,来考虑如何以此来制作一个沙发。进而创造了一系列的沙发,实际上他设计这个扶手位置的外罩跟制作汉服的程序是一样的,两个扶手相当于汉服下垂的垂袖。同时也用了一些其他灵感,使得这个设计非常容易进行清洁。所以他认为这种从当地获得的灵感是非常独特的。

静夜思

——李白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首诗或许能够引起人内心的一些思考,同时也是“蚀”这个系列的设计灵感来源之一。发生月食的时候,太阳与月亮的位置关系会带来月相的变化,亨尼试图用两块叠加的方式在地毯设计中呈现这种概念。后来他们还创造出“蚀”的整个系列,9种颜色,每个颜色代表不同的星球,有月亮、太阳、水星、木星、土星等等,采用完全的手工制作。在此之后他的团队也开发了一些新的样式,有不同的颜色。并且与中国、墨西哥、欧洲、美国的零售商进行了合作,现在这件作品也正在大赞当代美术馆展出中。

蓝靛
当亨尼在中国南部的贵州旅行时,参观了很多的侗族村寨,他发现当地的建筑非常吸引人。待他参观后,便开始制作陶瓷和陶器。在中国,蓝色应用于瓷器是非常普遍的,特别是中国的青花瓷。在他的这个系列中,将侗寨里正在晾晒的,垂下来的布料形状做了变化,将蓝靛和瓷器结合在一起进行了设计。

讲座 | 孙捷:《设计驱动的创新与模式》

文创活跃体
孙捷在讲座中说道,2016年回国之前我在丹麦,更之前我在阿姆斯特丹生活,2016年因为国家中组部的人才引进计划,我回到了上海同济大学。回到中国很重要的原因是基于我研究的重点,也就是“大时尚”,“设计+”。我的研究主要分为以下几个部分:一个是包括本身作为学术方面的设计和艺术学的实践和理论,实际上是和首饰相关的设计品的管理,另一个是文创的战略。基于这点作为我的研究核心进行了更多的推进。

“世界城市评级报告”是根据一个城市定位和国际化与否、全球化与否,它的发展是不是全面,所给出的评分报告。青岛排在了B-,距离A+城市还有一定的距离。在北京、上海之后,青岛在2019年也提出了要建设国际化大都市。任何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其国际程度不仅是指经济的活力,还需要文化生产力和生产力的辐射力,青岛与其他国际化城市对比,缺少活跃文化的活动。

“中荷设计创新中心启动仪式暨中荷设计艺术与时尚产业高峰论坛”更多的是战略思考、文化规划和顶层设计。文化创意产业作为产业的推手,是这个时代非常关键的一部分。

文化产业创意发展与城市的经济发展状况和个人经济收入息息相关:当收入比较低的时候,大部分人的需求是在生理需求,当社会达到了相对富裕的时候,人们的需求从社交需求变成自我升华的需求转化。文化创意是自上而下的模式。

“设计+”是一个概念,概念当中包括了“设计作为方法”来推动一个城市,我们讲到创意产业当中,时尚本身,包括生活方式、建筑、产品、戏剧、文化等等都能作为时尚的构建平台。在这个生态链当中我们如何构建每一个板块之间的关系?基于这个逻辑,就是我所说的“文创活跃体”战略。“文创活跃体”以设计中心作为平台,从中会构建出的板块有公众教育、专业教育,国际文化交流,城市的互动,有产品的研发、学术委员会产业的改造。

时尚产业与发展
创新产业改造同时会构建出新的时尚的品牌、企业,以及跟设计相关的公司的孵化。往上会进行跨产业的合作,这个过程大体上也会有一个路径,基本上每两年一个阶段往上发展。整个模型是跟着中国的发展走向。今天谈及的中荷之间的合作,我们未来的合作是什么样的模式发展,会分成内向、外向,最后回到了我们企业当中进行产业的输出合作。

还有我们的行业,任何一个行业都有逻辑和层级。我们可以将时尚生态链打通分为上、中下层。上成建筑设计到了文化、高校和政府机构,中层是品牌、培训和产业相关的人员,底层是制造业,这个当中有很大的鸿沟。我们形成产业发展的时候,从上层到下层的沉淀是没有路径的,我们的中荷设计创新中心即是这样的角色,可以某种程度上帮助转化上层资源进入到产业之间的衔接。

大家知道全球时尚奢侈品销售在2017年达到了十万亿人民币,其中中国消费者贡献了6500亿的人民币,这个是非常大的空间。在一个行业的发展当中,我们需要知道的我们市场空间有多大,我们在进行产业的改造和产业推进的时候是什么样的逻辑。这几年,所有的奢侈品开始进行换帅,过去是一个艺术总监会延续很久,当下是跟不同的设计师合作,这个过程很关键,在于整个创意创新合作。

消费者购买的LV、GUCCI是中国制造的,中国有全球最大的时尚珠宝首饰制造产业,但中国没有世界影响力的品牌,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在设计研发当中能够帮助企业、行业助力他们发展的品牌和机构。

2018年,我在上海做了“首届WoSof全球时尚与首饰创新设计论坛”,当时跟四个国家最为重要的时尚高校进行了合作。除了论坛之外,还有出版物和展览。我们当时到上海共同探讨我们怎么样认知时尚和产业之间的衔接,还有时尚的产品。他在于设计研发当中跟纺织品有什么样的差异,这个论坛的效果很好,参加的人非常多,活动的参与嘉宾,天津也正有一个展览。所以除了刚才的两块,还有一部分是我们的设计者创新的产业改造,刚才更多的是讲产品的研发和学术的关系以及产品改造。

平台构建与产业升级
S×V大赞当代美术馆坐落于西海岸新区万科·翡翠长江社区,目标是构建青岛当代艺术和时尚的新地标,作为艺术跟创意产业交流的重要平台。美术馆不仅是作为文化和公共机构,同时也是在整个文化创意发展的战略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转化的平台。S×V大赞当代美术馆希望构建一个“艺术社区”生态,将社区、生活、城市衔接在一起。

我们怎么样认知时代的价值和创新的方法?设计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创新的手段,可以嫁接、跨界到不同的领域和不同城市的当中,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要在中国与荷兰之间构建这样的一个可能性。

中荷设计艺术与时尚产业高峰论坛活动

孙捷:您对于中荷之间文化交流有什么样的使命和看法呢?

何甫博士:今天的活动是能够促进中荷之间交流非常好的机会,特别是在教育领域的合作。我们两国之间是相互信任、相互合作的,在图形设计和时尚领域,也在开展合作,我觉得这是实现目标最好的方式,同时可以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同时我们还有很多合作目标,可以实现长期的合作。

孙捷:亨尼先生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也体验了不同国家的文化,特别是您也从事了产品设计的相关行业,您对于文化的交流和传承有什么看法呢?

亨尼:教育是开展合作的出发点,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们来到北京,就必须要熟悉当地的文化,熟悉当地的传统,这是非常有必要的,也对工作效率提升非常有帮助。

孙捷:对与跟中国不同的行业合作您有什么看法?

亨尼:与不同的行业合作,信息的收集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设计是一个很难的过程,也会受到很多元素影响,我们必须要了解它的这些产品是有哪些灵感,会来自哪些元素,同时会将不同的文化和元素融合在一起。

孙捷:您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也在创意领域工作了很多年,从您的角度来讲,对于您未来的职业发展,有什么看法呢?

博德朗:我刚到中国的时候,身边的一切都是截然不同的,我在中国有很多的合作伙伴,也在更好地融入当地的环境,我会直接和客户对话、交流和沟通。尝试新的东西、提出新的概念和想法,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才开始意识到中国整体做决策的过程和荷兰做决策的过程是非常相似的,大家都是非常开放的,也愿意接受不同人的不同意见和看法。

孙捷:您在荷兰读过书,是一个设计师,也是一个艺术家,创作了很多的品牌,有很多不同的角色,但是所有的角色都是和创意相关的,对于艺术和设计以及创意有什么样的理解呢?怎样将这些元素和各行各业融合在一起?

陆新建:2004年我去了荷兰,最初在设计院工作。第一个月非常困惑,因为不明白我要进行设计还是要制作艺术?我们整个合作的过程是非常艰难的,必须要想办法怎么样来更好地开展工作,回国之后,我一直把自己当做设计师,也把自己作为了一个艺术家。

当时有一项很多荷兰的艺术家发起的运动,他们发布了很多的海报,有很多的封面设计,这项运动对我产生了很大的激励,所以我也开始从事艺术工作。2010年我来到了上海,当时是全职做一名艺术家,并在上海开始设计很多的系列产品和图画,后来我就和亨尼先生一样,进行艺术方面的创作,也开始广泛宣传我们的产品。同时,也会通过艺术来创作更多的产品,但是这些产品也是非常有局限性的。后来我在上海参加了一项开幕式的活动,通过艺术的方式来宣传《马扎》这个作品,并且效果也很好,在中国有很多这种商业与艺术合作的案例。后来我回到荷兰跟我的老师讲了这些事情,他很吃惊可以用这种商业合作模式,因为我们需要非常聪明才能够掌握不要让艺术变得过于商业化这个界限,这是一个底线,你需要有这种掌控能力。
孙捷:作为青岛时尚周的主办方,一些创意产业的发起方,是如何来运行时尚周的活动,怎样运用您的知识和资源来发展推动青岛的创意产业的发展?尹雪香:东方时尚中心这个项目是属于时尚产业的转型企业,我们一直在和大量的业内设计师、艺术家还有品牌企业进行合作,像刚才提到的已经连续两届在青岛主办的国际时尚周,我们会从产品端做提升,同时给我们的一些客户端,让他们对于美学有一个认知,让共同体存活。我们更多的是看中时尚周的商业转化,会给大量的设计师优秀的设计品牌,助资助力的方向操作。

孙捷教授在论坛结束时总结:“我们现在有了中荷合作这样的平台,青岛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领先的创意之都,不仅有荷兰创意,还有其他各种地方的创意,在论坛结束之际,感谢大家加入我们进行这样的一个讨论,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项目落地青岛!”

购票请扫描二维码

系列活动

  • 暂无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