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驻留前

在驻留前的部分,我会讲述关于求学的经历、生活和艺术上遇到的困惑以及现在的主题是怎么发展过来的心路历程。

“这是我去澳大利亚之后完成的第一幅作品。是因为我去到一个美术馆,由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启发而来。我把一个咬开的苹果蘸到石膏里面,做成一个小的雕塑,这个苹果没有经过处理,一段时间之后苹果在石膏表层慢慢腐烂,腐烂的过程会把石膏的表皮连带着拽开,有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室都是各种小虫子,又臭又脏,再过一段时间苹果就变成右下角的样子。做这个雕塑我想探索怎么样保留一段记忆,或者说用一种很童真的或者很原始的手段去保存一段你自己心目当中比较真实的回忆。”

“这件作品是我的第二个尝试,没有在绘画上。我当时去到澳大利亚之后一直有一个困惑,我为什么要学艺术,可能我对艺术工作者或者对艺术学习者的身份界定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当时是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在美术馆前面坐着,看到一个小孩在草地上来回走动,这个草地是被细的麻绳封住了,我看所有人都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有那个小孩没有管绳子,而是在绳子之间来回穿梭,这个画面我观看很久。这让我想到在艺术家和非艺术家世界来回切换,两者之间没有太大意义区别,只不过在我心中界定(能跨过去)是一个困难的动作。”
左边是我一气之下做的作品,我在当地的一个美术教育机构任教,每周的工作职责就是负责周末的活动。那个时候很流行大家找一个周末,找几幅名人的画作,像莫奈、梵高这种的,零基础开始教你画一幅油画,发朋友圈炫耀一下,或者拿它“装”。对此我很反感,另一方面我又觉察到去复制的动作对每个人来说有不一样的意义,一件艺术品复制了之后它的价值产生什么样的变化?复制艺术品的行动对其他的艺术家或者艺术作品来讲又会产生什么样的价值化?当时我想的是这个。“右边的作品是我临摹的巴斯奎特的作品,上面是一个拳击手,头顶是基督教的圣光,我挑的这幅作品临摹下来以后又涂掉了,也是在做价值的一些探索吧。”

“这个作品是基于上一个作品之后的作品,对我来说意义蛮重大的,我找到同届的一个同学,问他:你最不满意的作品是哪一张,画的最乱的是哪一张,于是我临摹了他的作品。这个作品让我接触到了后现代主义,在接触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让我非常有共鸣的哲学一小部分,就是存在主义。后来我在画作上的很多思考也跟存在主义有关系,比如人生三大问之一,我为什么要在这。”

我想给大家分享一首诗,在当时我是特别有共鸣的,给大家读一下,“尽管世界极速变化,如同云形之飘忽,但完美万物,归本于原初,歌声飘扬于变化之上,更遥远更自由,还有你的序曲歌唱不息,没有认清痛苦,也没有学会爱情,死亡的驱使,还不曾揭开帷幕,只有大地上歌声如风,在颂扬,在欢呼”想给大家读一下是因为我觉得这一段文字对我的画面和思考产生了极大共鸣。
我发现我想着关于时间、存在、价值,我为什么想这些东西?我慢慢会走到大街上看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兴趣就转变了。后来想一想这些东西最终的思考还是要归于人,我还是对人感兴趣,所以由人产生了关于时间价值的思考,后来我的兴趣有了一个转变,我就会到大街上把看到的这些人记录下来。
 
第一组是临摹的达利和戈雅,它们当中吸引我的共同点是荒诞离奇和纷杂,没办法一下子就解释出来。所以接下来画的时候也引领我怎么用人物的结构去表现出一些比较浪漫,又比较有神秘感的画面。
后来我画的这些小画,就想怎么在简单的线条和布局中把一个简单的相遇描述的有些神秘感,看的时候觉得又熟悉又捉摸不着头脑。这和之前临摹中的荒诞和缤纷有相似的一面。

这是我第一个关于这个主题的油画小小尝试,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画面没有再局限于关于人身体特征的细致性描绘,也是因为当时我在思考我自己的位置。因为我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把眼光放在人身上,把眼光放在脚下、放在地上更能突出我存在的位置。
给大家介绍两个影响我非常大的艺术家,爱德华·蒙克,他的笔触线条的运用,还有人物的动作体线刻划,跟我当时的状态是有一些共鸣的。因为当时我也是处于非常纠结,非常情绪化的状态,我当时也感觉到很孤独,所以说这种画面带给我很大的共鸣,所以我想要学习他的方法,怎么样把一些情绪运用到画面当中,表达给大家看。 

这是另外一个对我影响非常大的艺术家,伊丽莎白·佩顿,她的画面最吸引我的特质是很轻盈、很轻薄的亲密感,这些作品都是油画,但是油画又不局于厚重的感觉,反而是很轻盈的感觉,所以我觉得它的特点非常独特,接下来我把这两个艺术家的画面特点也融入到了自己的创作当中。
以上这几组作品是我的炭笔练习和色彩尝试。从这时候开始我发现我的笔触慢慢有了一些变化,蜿蜒的、透明的具有流动感的笔触,我觉得是以我个人的风格来体现出情绪上有一些想要表达的东西。
这幅作品和下面一幅是我在香港驻留时的小作品。在香港的时候我还是会有同样的感触,在一个这么小的地方,人和人的密度这么大的情况下,人和人的距离却这么远。
当时我在一家餐厅吃饭,因为在香港通常都是陌生人挤在一张桌子上吃点心,有一位坐在我对面的爷爷跟我说话,说他的工作是什么样的,每天从早到晚,年纪这么大了还没有休息的时间,没有社交的时间。其实年轻人的状态也是这样的,大家都忙于工作,甚至连社交的时间都没有了,我感叹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为生活的速度变得越来越远。在我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其他驻留的嘉宾说,在香港能遇到这么跟你搭话的老爷爷就已经很不容易了。Part2 回国驻留

‘媒介是人类的延伸’,我觉得大家通过科技把自己的生活疆域扩得越来越大的同时,自己内心会产生一种空洞感,你向外探索越来越多的时候,向内就会有一点坍缩的感觉。

我回国之后,回到家乡青岛,感觉到家乡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家开始用手机,我去医院都不知道怎么挂号缴费,生活速度非常快,没有办法让我很快适应。

这时候我去到了咖啡馆,到了街上,也是选择通过观察人们来重新了解现在家里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发现的最大一个特点,大家都在玩手机。我记得传播学有一句特别经典的话,“媒介是人类的延伸”。大家通过科技把自己的生活疆域扩得越来越大的同时,自己内心会产生一种空洞感,你向外探索越来越多的时候,向内就会有一点坍缩的感觉。

我的画面上也有流动纷乱的感觉,这是在表现不确定性。很纷乱的快速变化的感觉,大家都在张望着别的地方,很少有人静下来看看自己脚下的地方。

这一张是在驻留期间的作品。我坐地铁、坐电车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别人坐在我旁边时,我的胳膊会觉得有点麻,也许是身体在告诉我你旁边有一个人,有的时候这种感觉是舒服的,有的时候这种感觉是排斥的。我可能对人和人之间的磁场或者引力斥力有一些敏感,所以在我的画面当中,人物在这方面都有体现。

咖啡馆记录
这是一个小记录,是日常当中我在咖啡馆观察的过程,我把它们画成了画。

我还想说的一点,虽然很纷乱,但我依然看到大街公共座椅上一个老大爷很悠闲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可能忙碌过后呆呆的所在一个地方,就是空洞洞,慵懒的状态,这种状态我拍了一张照片。

 

这个照片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在一天晚上参加完一次活动,大家都觉得很累了,就去到一家餐厅里面吃饭,吃饭之前大家什么都不会说,各自低着头看着手机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享受各自的陪伴。

因为上面那张照片我画了这幅画,以此表达人在场不在场同时有的状态。

我对大家在一起交流的状态感兴趣。一次在咖啡馆,隔壁桌有几个女生很焦虑,在讨论什么时候生孩子,有一个女生就说: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在哪年生,这样我的小孩就能在班里作老大,树立起威信;我要几月份生,这个星座的孩子聪明,我打算这个时间怀孩子。这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这张作品也是通过对在咖啡馆里的人的观察所画出来的。
 

 

购票请扫描二维码

系列活动

  • 暂无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