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6日,大赞当代美术馆举办“从我到你—国际当代艺术展讲座专场”,青岛籍艺术家金新贺以《观看与表达》为题进行了主题演讲。
金新贺,1975年出生于山东青岛。2004年本科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2017年硕士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美术学系,师从著名油画家韩洪伟先生。
01观看的方法和意义

通过各种艺术形象来引发人们的各种情感体验和认知经验,通过各种不同的艺术手法来引导我们对于人生、社会、环境的一个看法,对自我生命的一个认知。这就是我们欣赏艺术,看一幅画,看一件艺术品的最终意义所在。

《观看与表达》这个题目隐藏的含义是什么呢?在我个人的绘画创作的过程中,或是参观其他艺术家的展览时,会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是怎么看,第二个是怎么画?这是最简单的两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思考。因为我个人从事绘画已经有近26年的时间,这个过程一直都是一个产生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丰富与充实自身的过程。

首先是‘’观看‘’的问题。人的视觉感知在人的生命活动中起了最主要的作用,这个主要作用显而易见。我们每天都在接受各种各样的图像,特别是现在网络时代,我们所接受的这些信息,这种外界对于我们自身的干扰很多,史无前例。特别是从移动媒体上得到的各种信息,铺天盖地。那我们在观看,我们观看的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我想可能少数人会思考这个问题,大多数人也可能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个问题。

通过视觉所获取的信息量是所有感官里最多的,我们研究绘画必然会牵扯欣赏绘画、欣赏艺术品,这就是一个视觉活动,所以说我们要从视觉说起。视觉接受与传达在我们与外界互动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观看成为人类认知世界的重要方法,所以我们的观看肯定是一种最主要的方法。观看的目的是为了认知,我们观看的一般反应基本上就是判断,先判断这个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然后再去反应与取舍。

视觉艺术的创造是我们认知与表达的高级状态,为什么要看一个展览?为什么要接触艺术品?我们从艺术品上能得到什么,受到什么启发?这就跟观看普通的图像有区别,通过艺术欣赏我们就能进入一个观看的高级状态,通过各种艺术形象来引导和引发人的各种情感体验和认知经验,通过一个雕塑或者影像和音乐来引导,我们对于人生、社会、环境的一个看法,对自我生命的一个认知,这就是我们来欣赏艺术,看一张画,看一个艺术品的最终价值所在。

刚才我们说了,观看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外部的世界的本质是什么?有什么意义?中国佛教里面有一句话,“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可以用来比拟视觉欣赏的三个层次。

下面简单谈谈视觉艺术:

第一,视觉艺术的门类很多,表现手法多样,比如我们所能接触到的一些绘画类别,国画、油画、版画、壁画等等,还有雕塑,电影,喜剧,行为,装置等等,这都属于视觉艺术的范畴。

第二个是图像的意义。图像的意义是什么呢?即记录和表达。记录和表达什么东西?就是艺术家对于人生对于社会,对于各种与自己有关的一些外在因素和内在思考的表达,或者纯粹的情感宣泄。

第三个是观看的意义。观看的意义是什么呢?观看与表达首先是看,看是一个动作,而观是内观,什么是内观?就是内心的体验。所以说“观看”这个词本身就包含了你对于艺术品欣赏的一个深入层次,就是说重在内观。很多人在欣赏一张画的时候,有些人看到的只是故事,还有些人看到的是表面机理,有的人看到的是一种情感的释放,不尽相同。观看的真正含义重在内观,对于艺术作品的一种真实单纯内心感受,这是一个深层次欣赏,触发思考和情感体验。如果说你通过一张画、一件艺术品,你真正感受到了愉悦和放松,而且能够参透人生或者哲学层面的感悟,那说明你对于这个艺术品真正了解了。

观看的三个层次,首先是眼睛观看。第二个就是看完了以后肯定要作出判断,那就是思维观看,这是第二个层面。第三个层面就是心灵观看。很多人只停留在第二个层次,即思维观看,总在解读和判断画家的意图。比如现在正在展出的“从我到你——国际当代艺术展”的作品,我相信有少量观众可能会感受比较透彻,但有些干脆看不懂、不理解。什么是当代艺术?抽象艺术?什么是毕加索?马蒂斯和野兽派?他们的画好在哪?为什么?大家如果说看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你大致一看就看明白了,为什么?你是在用思维观看,一看就知道它说的什么事,有故事性、情节性。但是到底好在哪里?这就很难说了。

或者仅仅观看的第一个层次,即用眼睛观看。看了以后,觉得挺好看,就这么简单而已。比如抽象艺术,从后期印象派的大师梵高开始,大家都知道梵高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在欧洲甚至是全世界有着非常大影响的一个画家,但是你真正看懂梵高了吗?你看他的《星空》《向日葵》的时候,他到底好在哪?这就需要用心灵去观看,而不是表面观看,或者是思维的观看。他画的有可能是一个没有意义的东西,是一瓶花卉或者是一双皮靴。包括马蒂斯画的修长、甚至比例都不正确的女人体;包括毕加索把一个人的形象拆解了重构。当然这些还需要有一定艺术史和美学的知识,比如说毕加索为什么那样画?他是为了打破人的正常思维方式,让你直观地感受,这是当年毕加索或者是野兽派的追求,它打破原有的物相,打碎你惯有的思维方式,让它重新组合,创造一种新的形象和观看经验。

我们在看艺术品的时候,会想到这个像这个,那个像那个,都在一个思维的层面来欣赏艺术品,那是不够的。看到的东西,你首先会判断认识不认识,这并不是欣赏,而是停留在认识的层面。在艺术品欣赏方面,艺术素养非常重要。

我为什么用上面这组图片?这是一个什么东西?首先它非常像一张画,而它其实就是一块岩石上的苔藓,这不是一幅作品, 但我能感到一种美的东西,这个东西有内容吗?它没有内容,它里面存在着一种丰富的层次变化,或者有一些造型,我能感受到一种美的形式。

特别是法国的后印象派之后,从梵高到马蒂斯,一直到毕加索。大家都在研究艺术的本质是什么?要突破什么?画面上从此就没有了故事,没有了内容,而纯粹成为一个色彩、形式、造型的组合,你看的不是《伏尔加河上的纤夫》里的故事,而是色彩的闪烁跟形式的流动。这个表现手法从梵高就开始了,梵高的作品上有非常多的笔法或者是色点和色条,他已经把物相开始表现了,只不过不像毕加索那么彻底。

人们在欣赏一幅艺术作品的过程,领会的深入程度,由观赏者的观赏经验和艺术素养决定,这个也很重要。我们国家近几十年才接触到很多外来的流派和绘画主张,但是我们经历了非常多的风格变化,从古典主义、印象派、野兽派,到立体主义都有。就像你看到正在展出的我们几个参展艺术家画法也不一样,艺术风格、艺术主张也不一样。你想真正去读懂这些东西的时候,还需要具备一定的艺术素养,这个是必须的。

02西方绘画的艺术流派

西方绘画的艺术流派有一定的发展脉络和轨迹,有特定的历史背景和经济,文化,科学和思想的影响和制约,特别是思想界的影响最关键。从西方早期的以宗教内容和宫廷绘画为主的坦培拉绘画到现实主义和印象派,从后印象派到野兽派和立体派,再到抽象主义和当代艺术。经历了非常丰富和多变的过程。

西方绘画的艺术流派有一定的发展脉络和轨迹。在文艺复兴前期,或者说从早期的宗教壁画开始,一直到文艺复兴,再从文艺复兴到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再到印象派,从印象派到后印象派,再到野兽派,像马蒂斯、德兰等,再到毕加索以及当代艺术,脱离了架上绘画的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等,它们有一定的发展脉络,有特别的历史背景和经济、文化、科学和思想的推动和制约。

经济、科学的发展会促使艺术产生变化。比如照相机的出现,当年这一技术出来的时候有人宣布绘画死了,绘画不行了,开始被图片、照片所代替,事实并不是这样。绘画跟现实生活有一定的距离。绘画跟摄影有距离,而且距离很大,现实不等于绘画,现实的翻版不等于绘画。正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要高于生活”作品需要进行艺术形象的提炼。摄影跟绘画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并不是说一张画画得越像越好,画得像只是一种尝试。

对于西方美术史的演变,我发现有一个脉络,就是艺术家沿着追求一种自由表达的精神在努力。什么是自由的精神?简单说,从绘画的表现笔法上,从古典主义表现出来的完美形态,罩染出来那种非常细腻的笔法。到了印象派时期,画面上逐渐出现了笔触,在表达语言上越来越自由,越来越放松,形象越来越随意,甚至到了后来的美国画家波洛克,把画面放在地上,各种手法,各种材料随意泼洒。也就是说艺术朝着一个自由表现与个性表达的方向发展,很多当代艺术家甚至摆脱架上绘画改做装置,行为,影像。所以,艺术的脉络是一个自由的精神的升级。

我很喜欢画花,这次讲座我也以花为主。上面的这组是法国印象主义画派的作品。第一幅是马奈的画。剩下两幅是莫奈的作品《菊花》和《睡莲》。从印象派开始,画面上出现了一种非常自由奔放的笔法,非常缤纷绚烂的外光色彩。印象派是我在考大学之前研究的一个方向,特别喜欢莫奈的色彩,大学开始学梵高,到后来的纳比画派,这是我个人研究绘画的一个脉络。

这组作品是后印象主义三杰、梵高、高更、塞尚。梵高用有动感色条来表现物象,比莫奈更加主观,他会用更纯的颜色来画画,他已经超越现实的视觉经验了,现实里面的鸢尾花是这样吗?不是,而且他非常注重色彩闪烁与律动,包括他画的向日葵也是这样。右上这张是塞尚的作品,塞尚注重对于物体造型的刻画,方、圆、三角、锥,各种体的表达,在他这里花已经不是花了,花是一个半球体,叶子是一个三角形,他会用概括与提炼的方式来解释这个世界。毕加索认为塞尚是现代艺术之父,他从塞尚这里得到了很多启发与引导。

第三幅是高更的静物,也有花。高更比梵高更加主观,他的颜色已经完全脱离了原来的物相,我愿意画什么颜色,我认为画什么颜色能够满足我的热情的释放、我的神秘主义、我的各种情感的表达,我说了算。那个时候就开始超现实了,而不是简单的描摹现实、翻版现实,所以说他们就更加个人主义与个性化、主观化。

马蒂斯是野兽派的领袖。我的绘画里面有很多他的东西,他用色非常鲜明,用笔非常随意。如果不是一个专业的观众来看这张画,会感觉这画的是什么东西,花不像花。但这里面表达了一种色彩构成感,要做到这样是非常难的,绿跟红搭配在一起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做到既协调又有对比、又很生动的效果。这个在咱们传统的民间年画里面就有呈现,我在中央美院读的是壁画系,对传统的壁画、年画研究得比较多,知道这里面的学问很深。

在大赞当代美术馆驻留期间,美术馆曾组织体验平度木版年画,我与传承人也交流,把一块红色、绿色做到恰到好处是非常难的,而且这个是有师承的。中国古代做这个东西,师父教给徒弟,是要打暗语的,红画到什么程度,绿画到什么面积,这都是有规矩的。所以不要小看这样一幅绘画,它的随意性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诗意的笔法,他不像梵高那么神经质,把每一排线都复制成一个漩涡或者一个S,而马蒂斯就是非常有个性、有气质的人,画很帅,他本人也很帅,他的笔法也很帅。

雷东是象征主义,作品里有神秘主义和自我疗愈,他的绘画里面呈现的气氛是比较理想主义的,他画了很多大眼睛,还有巨人,就像梦境一样。他跟马蒂斯这种热情奔放的东西不一样,这是一种个人独特的气质所带来的。其实很多艺术大师,都是拥有很特别的个体的人生体验的一些人,或者说是一些另类,为什么?另类就是不入俗流,入俗流者画出来的作品也是俗流,这很正常。

03我的绘画与人生思考

秉承法国后印象派与纳比画派的影响,加入中国绘画的构成法则,追求一种自由表达和唯美平和的叙述方式。尽量去除绘画当中的叙事性和特定内容,追求绘画本身的绘画语言的纯粹表达,绘画对象多以日常物品和场景为主,此次展览和讲座多以花卉主题为主。

花卉是古今中外的绘画大师青睐的主题,花卉带来一种美好的情感和诗意的生命状态,也有深层的哲学暗喻。中国古代的绘画大师以此借物咏志、格物致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说的什么意思呢?用心灵来观看这个花卉的时候,我在这一刻跟花是一体的,它就是我现在的所有。或者说一个花卉,一个小草,都是构成这个宇宙的一个元素,这个元素就体现了全宇宙的信息。

作品的构图以中国画的空间处理方法,打破常规的空间透视法,大家可以看我的绘画里面,除了一些场景之外,类似于这种花卉的题材,背景是一个虚拟的背景、虚拟的空间,而且充斥了整个画面的布局,这样就能造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这个构成方式在咱们中国传统的一些器具上可以发现,比如说建筑的一些装饰纹样,古代结婚新娘穿的花棉袄,这里面都是一些装饰性图案布满全画面的,一种非常热烈奔放的色彩,也是以花卉为主,所以说我吸取了这样一些东西。包括中国年画里面也有一些类似的表达,中国的传统绘画里面有留白,它是一个虚拟空间,不是一个真实空间,这是我的处理手法,这样为了表达一种旺盛的生命力和灿烂的瞬间,花从古到今就是一个诗意的代表、生命璀璨的代表,人的生命要绽放,但是也会枯萎,从这里我们能看到一种美好的瞬间,也会知道这个美好的瞬间之后的深意。

所有的绘画作品都是一种引导你看到那个东西的介质,这样我们就清楚了,你就可以看,现在我讲完了这个讲座以后,大家再去欣赏齐白石、张大千、毕加索、马蒂斯,你就要知道他背后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像欧洲的艺术家崇尚一种热情、自由、奔放,而中国的艺术家追求一种完美的生命状态,一种禅意,一种虚无,等等。

在塑造的时候,其实我的笔法很随意,我刚才说了,就像马蒂斯那样去画画,我对自己也是这样要求,在似与不似之间。当大家把这张画放大的时候,它就是一个抽象的东西,根本不是一个写实的花卉。

还有一个重要的点,我可能受我母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花卉,我母亲最喜欢花,在画花卉的时候感觉就有一种很挥洒、很自由、很舒畅的感觉,因为它本身就是漂亮的,把这个漂亮的东西画得更漂亮,这就是我的一个想法。任何平凡而且常见的事物,都是我们生命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通过格物致知,所谓的格物致知就是我刚才说的,通过一张画、一束花,我们就能想到生命的短暂,想到生命的美好,想到一切的产生与消亡,想到爱情,想到各种复杂的情感,然后领悟我们内心的那一点启发,这是艺术品要带给我们的有益的东西。

我在进行表现的时候也是以点线面,但是这里面也有精微之处,既讲究大的冲击效果,又讲究小的局部的一些细节。大家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些很细的线条,很精致的一些点,这个能够造成一种完美的视觉效果。

这个在画的时候是非常有感觉的,统一了色调,一个热情似火的画面表达出来,至于说这个花到底是什么花,已经不重要了,但是你能得到一种基本的形象,感受到的应该是情感的一种释放,但这里面的空间还是丰富的。

这幅作品在虚实之间,我也做了一些细致的处理,跟刚才讲的大师的绘画里有一些相通之处。刚才我说的构图法则就是充满画面的布局,而且具有装饰效应,而且具有闪烁与运动感,包括里面的一些花的造型,还有花梗、花瓣,一些闪烁的光斑,这些都是非常唯美的体现。也就是说一张画是一个活跃的生命,当你看一张画的时候,如果说它过于死板,它可能会在处理手法上有些问题。

但是你看梵高或者是马蒂斯的时候,你能感觉到他画面上的所有元素都在运动。我的绘画也是如此,大家体会一下。当然,我也在学习。

《夜的芬芳》,这是我在2019年画的,也是在青岛做了我的个人展览。因为我有我个人的想法。按道理讲,画一个花瓶,画一个桌面不行吗?不要桌面,为什么不要这些?这是一个无限延伸的虚拟空间,也是一个情感空间。

这个的对比色的运用,它已经超出了花瓶或者花的概念,它只不过是一个色块或者是点线面的构成,具一定的抽象感或者是半抽象。我所要描述的其实已经回归到了颜色、色块跟点线面的绘画基本因素的推敲上,而不是再现一朵花或者是一个真实的物体。

这幅作品也是,大家能看到,整个画面完全是一个与现实有距离的效果。

这个场景也是一个心境的表达,平时的生活状态,为了表达一种内心的宁静,或者早晨的空气,一种清新的、美好的感觉。这些其实都是在平时日常生活当中的一种感受。

这个当时是面对着一大堆牡丹花,这个根本就没有一个所谓的真实空间在内,它完全是一个装饰性的,布满了整个画面的点线面的构成。

《窗前的芬芳》是我2016年的一个作品,这样的画面还是有一定的真实空间,但那个时候已经趋向于一种平面表达,各种不同的玻璃器皿,不同种类的花卉,各种不同的造型、颜色等等,这个相对来讲还比较印象。

这张《丛林深处》,完全是一种情感的释放,这个也是有感而发,其实最初表达的时候也是面对着一堆枯草,就是一个地面,一堆落叶、枯草、乱石头,这种非常自然的精致面前你能够抽象出千变万化的颜色和形态。

一个平凡的事物,一个常见的东西,它都会引起你对于生命或者宇宙的思考。一枚戒指或者外面的一片树叶,你真正去审视它的时候,就会有一种独特的感受。讲座开始我说了一句“见山是山”,这是人们观看的第一层,我看到的是一座山,很好。“见山不是山”,这个山又不是山了,什么意思?它有了更深层次的解释,这个山可能由水、金、火、木、土等等各种物质组成,把它进行重新的解释,或者说它根本就不是山,它是一堆土,它是宇宙当中的一粒微尘,可不可以这样解释?我们说去月亮上采土,那月亮上的人能不能到地球采土?都是一样的道理。我们总觉得有外星人,外星人还觉得我们是外星人,这是一种思维方式,思维的释放要打开,“见山又是山”,当我重新回归到一个清静的心灵的时候,我来看这个物体,我就会没有概念,没有偏见地去看它,那又会得到一个新的形象。这个可能有点玄,大家可以作为一个思维的方式去研究一下。

《晨光》是一个雨天透过玻璃射的一束光,这个也是有感而发画的抽象派的色块,其实就是表达一束光的感觉。

《室内景之一》是很平凡的一个实际场景,有门,有窗,有桌,有酒。在平凡的常见的日常事物当中去发现这种美的法则,并且把这个情感投入表达出来,这也是我喜欢做的一个事情,一种美好的氛围。

《瓶花和镜子》也是2016年我在读研究生期间的一些作品,这个时候非常倾向于纳比画派,也是注重色块与形式的探讨与表达。

《秋阳之二》是我研究生期间毕业创作的第一张作品,其实毕业创作我画了将近十几件,这是其中一张, 这个很明显,一看就是非常明显的野兽或者纳比这些风格的展现, 注重气氛与情感的表达。

购票请扫描二维码

系列活动

  • 暂无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