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幕仪式

4月24日,“史成栋 沈宾 万朵云 当代艺术三个展”在青岛S×V大赞当代美术馆启幕,大赞当代美术馆执行馆长吴静作为本次活动的主持人对各位嘉宾媒体的到来表达了谢意。

国家海外高层次引进人才、大赞当代美术馆馆长兼本次展览策展人孙捷致仪式开场辞。孙捷在开幕仪式上介绍,本次展览集结了三位艺术家近两年非常全面的代表作,其中万朵云的作品则是专门为本次个展创作。三个展览从不同角度集中展现了每一位艺术家鲜明的个人表现语言和完全不同的表现方式。“这三位艺术家艺术审美的当代性具有较强的社会思考,形式打破单一性的传统审美,使艺术的价值产生了巨大的变革与扩展。”
活动现场,孙捷为参展艺术家史成栋、沈宾、万朵云颁发参展证书,并宣布本次展览正式开幕。
◎圆桌论坛
4月24日下午,S×V大赞当代美术馆举办“史成栋 沈宾 万朵云 当代艺术三个展”启幕仪式,活动现场,由孙捷馆长主持,本次展览参展艺术家史成栋、沈宾、万朵云,以《艺术在当代生活的价值》为题进行了圆桌对话。

孙捷:今天我跟三位艺术家聊聊艺术在当代生活的价值,当我们谈到当代艺术的时候,过多地在乎当代艺术是不是特定的形式或特殊的艺术类别,这是非常混淆人的说法,我把这个词转换过来,即艺术在当代的生活。不管是从艺术家的角度或产业互动的角度,目前当代艺术行业在国内发展的非常好。史老师从北京回到上海工作后,觉得整个城市的发展对你的艺术创作有什么影响?
史成栋:我是上海人,在北京度过了十年多的学习生涯。首先上海给我的感觉是家乡,让我的内心更稳定,更能够沉入到创作中。我觉得一切都有缘份,我在戏剧学院教课,展览题目叫《戏,开始》,而在此之前我的创作已经跟戏剧化有关了,慢慢地各种东西汇聚在一块,让我觉得上海更合我心意。
孙捷:沈老师一直在伦敦,她的创作兼顾中国、英国(包括欧洲的)文化背景,时空转换对你的艺术创作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沈宾:之前我是一个媒体艺术家,去英国之前的作品更多以视觉艺术的形式呈现,去英国之后我更关注技术、人文方面的内容。现在我们的社会已经被技术包裹了,社会已经离不开技术;技术指的是科学技术,包括前沿科技。去英国之后我看到了艺术的另外一面,不再停留在视觉表象或是内心抽象的内容,而出国之后由于环境的影响,我觉得艺术在另外一个层面可以把技术引向更好的未来或者说一个更正确的方向。
孙捷:沈老师的作品当中会涉及到时空之间的转换,观众面对她的作品的时候,对话的“人”不存在于当下,而存在于另外一个时空,甚至不一定是“人”。你怎么看待这样的对话构建和科技与人之间的关系?
沈宾:创作是比较自然的发展过程,我的很多作品是参与式的、交互式的,与大家国内常见的沉浸式展览不一样。观众看完我的作品之后会发现自己的观点和想法,从而构建新式的对话。
孙捷:艺术和科技的关系是当代艺术中的一个重要主题。据我所知,万老师的作品都是为本次个展全新做的,作品呈现和过去有什么差别?
万朵云:过去的我的作品偏零碎、偏片段化;而次我的展览沿着一个线索,串联起来能构成一个故事。
孙捷:个展的主题是《天堂鸟和幽灵岛》,能否解释一下?
万朵云:中文题目《天堂鸟和幽灵岛》与英文题目《幽灵岛和天堂鸟》是置换关系。我的作品不太讲究所谓“变化”,从古至今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太多的社会性、技术性变化,但是人是不变的东西,虽然大家都说人人不同,但是放大到人性范围内,人没有变。以前的人怎么善良,现在也怎么善良;以前怎么暴烈,现在也怎么暴烈。我的作品不是聚焦于现在的问题,而是聚焦于偏永恒性的问题。
孙捷:当观众进入到你创作的“现实”之后,你希望观众期待什么,或者你希望跟观众有什么样的互动吗?
万朵云:因为我的创作手法不算特别的常见,所以我不太期待观众一定要理解我的作品。所有的艺术是通道性的,就像用钥匙去开不同的门,观众对待作品的理解的不一样,甚至不理解也正常,在这方面我没有什么强求或者期待。
孙捷:每位艺术家跟观众互动的时候是不一样的。三位除了作为艺术家角色还有其他角色,史老师觉得自己的艺术家身份跟当下的社会有什么样的关系?
史成栋:艺术家是在创作神话,大家对这个世界有很多认知,而我会从我的视角去看待。除了作为艺术家,我还在高校教与绘画艺术相关的专业。成为讲师使我肩负了更多的责任,根据自己求学的经历,去思考如何引导学生。艺术没有一定的模式,我也在摄取知识提高自己,给学生更好的引导,让学生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去找到更好地诠释自己作品的方式。
孙捷:我提这个问题跟当下的社会发展也有关系,学科之间和专业之间的交叉互动是一个趋势。当下艺术走进了我们的生活,艺术跟科技、政府的互动,使艺术家的角色也在改变。沈老师您过去做过设计师、媒体艺术家,现在更偏向于对艺术的表现,您怎么看待各种角色和您角色之间的发展?
沈宾:我现在还处在尝试和探索过程中,因为这个角色不管是哪个领域还是比较新的,不能够轻易被定义为某一个领域固定成型的角色。我偶尔在大学教一些课程,经常跟一些科学家、工程师有合作和探讨,这种合作和探讨可以互相激发出不一样的东西,艺术家更多关注人文、伦理道德,工程人员更多关注新的技术发展带来的变革,抽象和具象的东西碰撞在一起后产生了丰富的层次,并发生融合。将来我的作品里面会有更深层次的内容,比如和人工智能科学家的合作,在之后会发布出来,今天仅做浅显探讨。
孙捷:万老师的雕塑作品跟空间有关系,更容易跟城市互动,你怎么看待艺术家角色和当下产业之间的关系?
万朵云:以前艺术位于人的需求链偏尾层,而现在大家已经脱离了只追求温饱的层面,商业体或地产方对艺术项目的需求增多了,我经常做这样的项目。除了基础美学的增长要求,对于商业来说吸引人是最重要的,商业体或地产房找到艺术家、设计师、插画师做商场的项目,以求提供更大的亮点或更高品质的产品。现在大量的艺术家不再只做纯艺术创作,还会做社会性的、项目性的、活动性的创作,即所谓“跨界”,跨音乐节也好,戏剧节也好,现在艺术家具备多种身份,要有能力完成沟通性工作,不再只是大家想象中的在工作室的角色。我做商业项目的时候和做展览项目的时候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展览的时候更偏向于自己的内心,要求达到自己内心期望的状态,做商业项目的时候更多的考虑观众体验,而不只是作品本身。
孙捷:你的经验说明了当代艺术家在当下社会发展中角色的改变。上个礼拜青岛日报采访我,主要是针对大赞美术馆从成立到现在对青岛整个文化的影响以及作为当代艺术开拓者的角色,记者抛给我一个问题,你希望你们美术馆会有多蜂拥而至看展吗,从另外一个层面,这个问题映射了一点:作为一个专注于当代的、前沿的、实验的、先锋的美术馆,我们对这个城市的价值是怎样的,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史成栋:我第一天到展厅的时候,很惊喜地看到看到这里完全是按照一级美术馆来构建的。之前我在北京、上海包括去国外看了很多展,这次来到青岛很兴奋。我的展览是《戏,开始》,艺术家就像导演一样,就像万朵云所说的,观众也是艺术家要考虑的。现在的展览更剧场化了,给予观众无限可能,很多展览要观众沉进去,甚至二刷、三刷、五刷,让观众在一个整体空间的三个相对独立的环境里面反复游走、选择观看的路线和角度,感受三个艺术家作品之间的关系,产生更多的艺术解读、碰撞出更多思维火花。

万朵云:青岛的画廊不多,和北京、上海不一样。作为一个体量很大的城市,美术馆是城市中不可或缺的存在,至于传统的还是当代的,那是美术馆自己的定位,传统的美术馆做传统的事情,当代的美术馆做当代的事情。大赞当代美术馆是这个城市很难得的地方,让大家能看到这个城市不一样的东西。
沈宾:我第一次来青岛这个城市,之前我在欧洲、日本听到青岛这个词都是跟啤酒联系在一起,大家对青岛的印象就是啤酒。青岛啤酒全世界闻名,包括我们在日本、欧洲都可以随时随地喝到青岛啤酒。以前我对青岛的艺术环境不太了解,现在了解后发现城市艺术的氛围处于上升阶段,本地有很多老的手工艺人以及传统型的美术馆,形成了一个很好的生态。当代艺术对人当下的生活,特别是在激发人对生活的思考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艺术领域里面有一定的自由度和包容度,这让我觉得大赞美术馆特别有意义,在青岛是非常独特的存在。
孙捷:三个艺术家给出了三个不同维度的解答。当时我给记者的回答是,我不希望大赞当代美术馆成为一个所谓的蜂拥而至的地方,但我希望这个地方可以让一些对于生活有思考,对自己有思考的人心有所属,这是这个美术馆对这个城市的最为重要的一个角色和定位。 

◎艺术家导览

活动当天,参展艺术家史成栋、沈宾、万朵云为现场嘉宾进行了作品导览,从各自艺术创作的角度对作品展开进一步阐释。

 

 

 

 

 

 

 

 

 

 

 

 

 

 

 

 

 

 

 

 

 

 

 

 

 

 

 

 

 

 

 

 

 

 

 

 

 

 

 

 

 

 

◎展览现场

 

 

 

 

 

 

 

 

 

 

 

 

 

 

 

 

 

 

 

 

 

 

 

 

 

 

 

 

 

 

 

 

 

 

 

 

 

 

 

 

 

 

“史成栋|沈宾|万朵云 当代艺术三个展”展览展期为2021年4月24日至7月14日,本次观众无需预约,可现场购票入场。

购票请扫描二维码

系列活动

  • 暂无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