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下午,史成栋以《戏,开始》为题进行了讲座。史成栋个展 《戏,开始》集中精选并呈现了近五年来的重要创作与代表作品。“空间”和“隐喻”是艺术家创作中逃不开的两个话题,其本质是跨领域的映射,艺术家关注的不仅是画面中看得见的实物,更多的是隐藏在这些物象背后的能够唤起观者共鸣的文化意味。
史成栋,1989年生于上海,201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并获得硕士学位,现任教于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绘画专业。曾获得2017年度第十一届中国艺术权力榜“年度艺术发现”和2017万营畅想—青年艺术发现“最佳人气奖”。

01
《镜幕》

史成栋首先播放了上个月于上海当代艺术馆 举办的《镜幕》展览视频,《镜幕》与艺术家在大赞当代美术馆举办的《戏,开始》有很多关联。

《镜幕》和《戏,开始》两个展览都用到了幕布,包括这次展览的很多作品是从我“重屏系列”作品里面选取的,围绕幕布、肢体、空间展开。《镜幕》的展览空间是一个40多平方、有两面玻璃的方匣子,玻璃不能挂画,但移动的玻璃可以作为入口和出口,路人路过路边可以走进去,展厅里观众观展时也可以看路边,幕布之后分不清台前还是幕后,观众可以同时成为观看者和被观看者。
《镜幕》展览中我将作品与空间的结合,布展的时候不仅使用平面,而且利用了转角。本次展览选取了我“镜像系列”的部分作品,探讨的是不同纬度的故事。当人用手触摸一个具有反射材质物体表面的时候,对面的镜像有一种真实与循环的感觉,实体与虚像指尖相连,其温度是可以协调的。我的作品跟一些幕布、一些反光材质的布紧密联系,我也会将作品中的元素“垂下来”。
《镜幕》展览现场空间有限,只有两面不大的墙,我在选取的作品在节奏上有一个疏密的节奏变化。《戏,开始》的展厅很大,空间足够让观众在里面游走,两个展览呈现出不同的观感。
《镜幕》平台的外观,路人可以在傍晚的时候看到里面的空间。

晚上,夜幕垂下之后,展厅像一个翡翠般的绿幕空间。

02
《戏,开始》

《射击游戏》是我本次展览中体量最大的作品,高2.4米,长4.6米,由五张像开合的书本一样的框架组成。在《镜幕》展览中,我采取了聚拢在一块的展现方式,而《戏,开始》中则采取了分散的展现方式。作品表现的是不同时空中真人和人形、二维和三维之间的转换。画中的倒影变成了另外一个空间,实象让作品的空间和戏剧性变得更丰富。
《射击游戏》侧面视角,通过平面的方式给观众造成立体观看的错觉。

《重屏》是我研究生时期的毕业创作,也是异型划框组合的早期尝试,这邀请观众从折叠的屏风空间中进入到内部空间,帘子后面隐藏的肢体暗示了当下人们不安的紧张情绪,尤其在一个暗光的展厅里面,压抑感和紧张感会加剧。

《泉》由左右两部分组成的,在本次的展览中采用了新的展览方式,左右不同肢体带来的不同的节奏感,起起伏伏的对应。《镜幕》展览中,这件作品呈现在同一个平面中。观众从左边或者右边不同角度观看异型画框作品的时候,会带来不同的透视的感觉,尤其是遮挡之后,会新的视觉体验。
《退潮》是一副体量比较大的完整作品,不采用组合性的呈现方式。通过一致退去的人流步伐与倒影中的空间、真草与前面主舞台假草,二维的和三维一一对应,形成了一种看似真实实则虚幻的对比,我自己就是导演,希望导出让观众遐想的戏。
《双焦》描绘了左边的消失点和右边的消失点,中间的树平割了画面。这件作品有点像找不同,一边是二维的假草,另一边是真草。人在二维世界里面是一个真实的人,但在真实的空间里面是人形的牌子,我在二维和三维里面不停置换,观众也可以在作品里面慢慢发现信息。《绿光》是我在2017年创作的跟布有关的系列作品,描绘了漫天垂下的幕布以及一条不知道去向哪里的小径。这是我比较重要、具有转折意义的作品,个人也比较喜欢。

我把《出口》这幅作品放在展览入口,它既是一个出口,又是一个入口,观众可以从这个入口进去或出去,像迷宫一样。
 
 

购票请扫描二维码

系列活动

  • 暂无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