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下午,沈宾以《现实小说》为题进行了主题讲座,讲座以艺术家在大赞当代美术馆举办的同名个展为主题,对作品进行阐释。沈宾个展《现实小说》精选展出了从2014年至2020年间创作的最为代表性的四件作品,糅合了装置,影像和交互,不断地针对当下现实的个人境遇与社会及科技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反问,通过作品与观者的互动来探索和加深其思考。

沈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creative city 中国艺术家 (2020),活跃于伦敦,东京及北京之间的她关注科技时代的想象力与未来的可能性, 特别是科技人文如何在亚洲语境中思辨以及激发在地创造力与推动社会人的再思考。她曾被欧洲媒体评为今日中国最具启发性的 10 位创作者之一,并受邀在伦敦设计周讲演(2013). 她的作品曾受邀在中华世纪坛, 上海世博会, 东京画廊及海外艺术节展出。

 

《现实小说》来源于我2016年在日本做工作坊的内容,当时我带着物理学和材料学的博士、硕士研究生,通过对社会人文的研究贡献一些真实而虚构的世界,基于真实世界的研究,同时也是对科学技术的拓展,可以拓展出不同世界。

我是北京人,北京是没有天空的,天空一直是处于黄灰的色调,北京的红墙是跳在最前面的,天空作为一个城市的背景往往是隐退在所有的建筑、人、事件的后面。我第一次去伦敦时震惊于这座城市大片的蓝天白云,也许我小时候在北京才见过这样的天空,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已经把天空部分遗忘了。

这个灵感一直跟着我,不管在伦敦、瑞士还是东京,我拍了很多关于天空的照片。一旦我看到天空的某个部分特别打动我,我就会拍下来,现在我的照片集里面有成千上万的天空照片。《在别处》是我和日本的艺术家合作,由他转播东京的天空,这件作品也是第一次完整地在大赞美术馆呈现。
我的作品跟我小时候原生有关系,我小时候特别喜欢读《十万个为什么》,我家里人不喜欢我到处跑,因为我很调皮,所以大人经常把我关在家里,我的世界就是看书、笔、打印纸。

2008年我在做媒体艺术家,当时我的作品是用算法做的。我一直生活在北京的胡同里,很好奇胡同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情况。我跟一个算法程序员合作,从CCTV调取了人在马路上的色彩,重新组合成了一个画面。我一直在考虑算法跟信仰之间的关系,借助了欧洲的画窗灵感,把画面嵌在了胡同里面。
我原本学设计,受到了日本先锋艺术家山本圭吾教授的影响开展媒体艺术。2005年山本教授策划了一个英特网的艺术展览,我有幸作为艺术家参与其中,从那时候我开始考虑,人通过技术网络是不是有更多的可能,无法面对面交流的时候,人的交流是不是会发生改变和错位。

这直接引发了我去年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的委任,《Margin of Error》是通过谷歌翻译软件玩传话筒游戏,传到最后将人的语言形成了赛博格式语言。当时我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人类的责任,机器计算完告诉我其实就是人类活动,我觉得这个蛮妙的,好像冥冥之中暗示了一些什么东西。

我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求学期间遇到了我的教授,他们的方法论是如何通过未来看到当下,我们的当下是由无数种构成,每一个现实是碎片,不停刷新和重组,最后形成了似乎在运动的现实。当你仰望星空的时候,是否可以看到很多种不同的未来,比如早年的算命师,他们可以通过星象告诉你未来是什么样的,未来只有一种吗,其实人可以通过动能改变未来。
抱着这些问题,我开始了一些研究,我当时的点落在了老龄化社会上面,我跟老人一起长大,对老年人群体有特别的关注。这些照片是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当时流行气功,通过与天的沟通会获得能量,让人精神饱满、延年益寿、永生等等。

为什么老年人这么热衷气功?就像圆桌会议的时候,万朵云女士提到的,其实人是没有变过的,变的是周围的东西。现在的老年人除了会下棋以外,也有对能量的探索和欲望,甚至这种欲望之强烈超乎于你的想象。这都是真实存在的,照片上这种像摩天轮式的转法,就是在北京的天坛,据说去天坛段炼是有门槛的,没有点技艺是进不了的。

人的能量未来是否可以作为可持续的能源被使用甚至拓展,不只是物质能量可以达到双向的满足。我做了很漫长的调研,大概花了一年的时间,设计了大概19个虚构的设备,这些设备是帮助老年人在未来的社会。2060年的时候老年人通过设备发电供给城市的需求,因为老年人产生了社会价值,所以社会位置也会发生改变,未来老年人可能是英雄般的存在。

这件作品第一次在英国展出的时候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很多老年人质疑我,认为这个作品有反人道和残忍的嫌疑;但来到北京天坛的时候,引起了老年人的热情围观及正面反馈。

这是被大家围观的状态,旁边穿白衣服的老年人说我自己带电,比别人都亮,他大概玩了半小时,一直在发电,跟别人说我发电是最亮的。
老年人发电能发多少呢,我计算了一下,4亿老年人一起发电可以点亮上海东方明珠。
借用William Gibson的一句话,未来已经来临,只是还没有流行起来。

购票请扫描二维码

系列活动

  • 暂无相关活动